读作家路遥的小说《人生》,有这样的5点启示值得我们学习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0:42 点击数: 作者:文 陆九奇 来源:快资讯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    《人生》是路遥的成名作。当时先是在文学杂志上发表,再出版的单行本,在全国引发了阅读的狂潮。在这样一部打动人心的作品中,路遥给我们塑造了不少典型的人物形象。成名作和代表作从理论上说,在艺术的成熟度上有一定的差异,就像萧红的成名作是《生死场》,而代表作是《呼兰河传》。但探究成名作也有好处,作者的艺术手法可能不如代表作那么圆熟,留给读者的可供学习的门槛,相对低一点。

    我个人觉得有以下几方面值得我们学习:

    人生总是面对各种选择

    第一、对人物的塑造。作者給我们塑造了高加林、刘巧珍、黄亚萍、张克南等几个年轻人的形象,尤其是前两者。同时塑造了农村里传统卫道士刘立本、大能人高明楼智慧的德顺老人等,以及极尽谄媚之能事的马占胜等人。

通过探究他们的人物形象,我们可以学到不少刻画人物的方法。比如一号男主角高加林,年轻的24岁的形象,多才多艺,很想跳出农门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。然而在和刘巧珍、黄亚萍等人交往的过程中,在受到被下课等人生打击的过程中,他的清高、自卑、自尊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留存在高加林内心的那份虚荣心,也得到了很好的展示。

      作者并没有把高加林写成高大全式的人物,在他看似自信的、极富风采的背后,有着深深的自卑、暗自计算等真实的人性和人心。而刘巧珍这个有着金子般心灵的农村女孩,有着一个致命的不足——没有文化、不识字,但她真诚、敢作敢当、善良勇敢的一面展示得非常好之好。作者对智慧老人德顺的刻画,给人的印象也十分深刻,他老早看出了巧珍和加林的关系,为他们保守秘密的同时,还创造条件促使他们在一起,向他们讲述自己年轻时的故事,对巧珍有着金子般的心灵看的清楚,对加林丢失了自己、丢掉了巧珍感到非常的痛心和遗憾,他虽然一生没有结婚、没有子女,然而他热爱这片土地、乐观生活,对幸福有着深刻的理解。他说:我栽下一棵树,心理就想:我死了,后世人在那棵树上摘着果子吃,他们就会说:这是以前村里的光棍老汉德顺栽下的。这些都凸显出人性的美好,德顺老人是这块土地杰出代表。

    第二、如果我们写小说,而设计情节的话,就必须让人物处在一种艰难的选择当中。

    人在困境中,才能体现出内在的性格

    所以,高加林的教师身份没有了,他面临当农民的困境——这是他不喜欢的。他不喜欢去赶集卖东西——作者偏让他父亲叫他去城里卖馍馍、,他不想遇见熟人,但偏偏遇见了熟人,还遇见好几个。他不想回到生产队当社员,但最终偏偏又回到这里当农民。

    我们也可以反过来思考,主人公心想的事情都不能轻易做成。在文学的世界里决不能没有心想事成这回事儿!高加林想跳出农门,但就是没机会。他想和黄亚萍远走高飞——张克南的母亲偏偏告发了他,让他走不成。巧珍也是一样,她想嫁给加林,却偏偏不成,等等。

    同时,为故事中的人物设计各种障碍,也是促使故事得以延续的一种手段。比如刘立本,就是巧珍的父亲,当他听说了女儿和高加林一起鬼混的时候,前去找加林的父亲理论,却没有收获,两人不欢而散;去找自己的亲家高明楼,第一时间人家不在家,等了很久回来了,高明楼又不赞成他的想法,两人第一次谈得不愉快。这对我们在记叙文当中,设计良好的情节都有很大的启发,只有当你的设计的情节对人物是一种障碍的时候,人物的性格才能更好地展示出来。

    人在窘境中,左右为难

    第三、良好的环境描写。

    这是我们该重点学习的一点。尤其在全书的第一章当中,我相信:路遥在思考第一章的时候,对环境的刻画是下了功夫的,构思的十分周密。对六月间的这次暴雨的过程,作者先后多次插入到情节当中,以烘托小说中的人物关系。具体地看就是:

    (1)开篇就写阴云密布、连虫子都没有声响,仿佛处在一种焦躁不安当中。青蛙从河中跳出来,没命地向两岸的庄稼地和公路蹦窜,天气热的不行。地平线上的出现零碎而短促的闪电,给人以恐怖的气息。其实,在预示大雨来临的同时,也暗示着有大事发生。

    (2)第二次写环境,是一道闪电,以及可怕的炸雷,这是在父母得到儿子下课的消息之后出现的——这也是一种烘托。

    (3)第三次是在得知事情的全部之后,全家人陷入沉闷当中,这时候风雨声越来越大、越来越猛烈。

    (4)第四次是泄洪的声响。暴风雨更加的喧嚣。

    (5)第五次是加林克制自己,决定不上告,息事宁人之后,作者写的不再打雷,但雨仍旧像瓢泼一样,令人毛骨悚然。可见在全家人的心中,这件事落下来很大的阴影。

    (6)最后一次是在第一章的结尾处: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然而整个夜晚并不令人宁静。

作者对暴雨过程的渲染,值得我们细思

    所有这些对大雨的刻画,其实都是对人物如加林和他的家人在心情的上的一种衬托。当然,全书中有不少环境的刻画,我们可以在原文中仔细体会。

    第四、铺垫和伏笔的使用。

    在长篇小说当中,伏笔往往是一种必然的东西。为后续情节留下的一种必须。作者对张克南母亲的刻画,高加林第一次进城卖馍馍,就遇见了她;第二次进城掏粪,又遇见了她,并且遭到她的痛骂;最后高加林丢掉工作的就是她的举报信。如果没有前两次的这种铺垫性文字,那么后续的情节当中,对这一人物的使用就会显得较为突兀。

    在伏笔方面,比如第八章结束,加林的父亲对他说:你这样做,终有一天要跌跤的。在加林和亚萍投入恋爱之后,他的父亲和德顺老汉曾来到他的单位数落他一通,并说“浮的高、跌的重”之类,也是很好的伏笔,暗示在后续的情节当中,高加林的命运。

伏笔常常意味着某种命运的结局

    第五、书中有两处生病的细节是值得注意的,一是高加林去县城上任做通讯记者,作者说他父亲病了,他母亲要照顾父亲,这个设计是为巧珍送别加林而设计的。

    这样一来,对衬托后来加林的变化是有一种铺垫的。二是在加林上任之后,他的领导叫做景老师的,面对的县城南面的暴雨本打算自己采访的,但也偏偏病了,得了严重的感冒,这也是作者的一种设计,是为高加林第一次独立工作、创造好的表现而设计的。可见,对小说创作而言,情节的设计十分关键。

    此外,全书的主题——在特定时代背景下、城乡二元体制下人的选择等,其实也凸显出一种深入探讨的空间。高加林固然做了对不起巧珍的选择,然而我们很难说:这种做法就是简单的对错问题。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、在特定的环境当中,他的选择是有可探讨的空间的,这也是路遥的人生包括后来所写的《平凡的世界》所涉及到的一些话题,人想改变命运而不得的一些故事。

作者:文 陆九奇 来源:快资讯